专注中高考全日制教学12年

践诺菁华教育特色,展示菁华名师风范

办学许可证:

兰教民162010070000388号

13919761362

0931-8262683
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时事聚焦

科技长征一直怀揣民族复兴的信仰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7-01    作者:兰州菁华补习学校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这个夏天,仰观宇宙之大时,人类又多了个想象的支点——在距离地面约400公里的中国空间站,3位航天员将刷新中国人在太空驻留的时长纪录,也再次将世人的生存空间和想象边界推出了地球引力之外。
“神十二”上天后,“神十三”的航天员们也在整装待发。今明两年我国还将接续实施11次飞行任务,包括3次空间站舱段发射、4次货运飞船以及4次载人飞船发射,于2022年完成空间站在轨建造,实现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三步走发展战略第三步的任务目标。
当我们要搞原子弹氢弹时,外国..讥讽道:“在原子的领域里,中国人的大脑还是真空。”
但这些外国..忘了,中国共产党的队伍就是光着脚、吃着野菜,从飞机大炮的围追堵截中绝地求生,走出了一条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。这支将领平均年龄仅25岁的队伍渡过20多条大江大河,翻越20座平均海拔约5000米的山,还走出了“万水千山只等闲”的气势——夜间行军碰上没有敌情时整连整队高歌,“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这让美国记者埃德加·斯诺感到惊讶,“这些千千万万青年人的经久不衰的热情、始终如一的希望、令人惊诧的革命乐观情绪,像一把烈焰,贯穿着这一切”。
在科技领域的长征,也是在“卡脖子”的艰辛跋涉中开始的。
1959年6月20日,苏共中央来信,拒绝提供原子弹教学模型和技术资料;8月23日,苏联又单方面终止两国签定的国防新技术协定,撤走全部..,甚至连张纸片都不留。
“自己动手,从头做起,准备用8年时间,拿出自己的原子弹!”1960年7月18日,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再次发出号召:“要下定决心搞尖端技术。赫鲁晓夫不给我们尖端技术,极好,如果给了,这个账是很难算的。”
面对外国..的冷言冷语,邓稼先回答:“天底下的路都是从无到有走出来的,我们是中国人,要走的只能是中国人自己的路。”
为了记住那个撕毁合同的日子,我国..颗原子弹的工程代号定为“596”,..颗原子弹又叫争气弹!
1964年10月16日,我国西部戈壁滩上空升腾起..朵蘑菇云时,“有些外国人还不以为然,以为只不过是一个低水平的玩意儿,直到他们对大气中的漂浮物进行分析后,才感到惊讶”。
但直到1985年邓稼先去世前一个月,世人才知道这位“两弹一星”元勋的名字。他留给身边人的.后一句话仍关乎国家,“不要让别人把我们落得太远”。
做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,“清澈的爱,只为中国”概莫于此。
在我国..颗原子弹爆炸仅两年零8个月后,我国..颗氢弹爆炸,成为世界上从原子弹到氢弹发展.快的国家。“这回又有人说啦:‘中国人真神!’其实也不神,正确的理解应该是,中国人并不笨,外国人能够做到的,中国人经过努力,也能够做到。”钱三强曾这样回忆。
敢于胜利、坚韧不拔,这是中国人骨子里的自信和底气。但要做到上不愧祖先,下不愧子孙,就必须勇于奉献自己的一切,开始长征的..步。
上世纪70年代初,科技人员把发射..颗人造卫星的..代..型运载火箭命名为“长征一号”。宇宙浩渺无边,等待中国人的探索,长征一号从此拉开了中国进军太空的序幕。而今天将中国空间站核心舱托举上天的是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。
常有人问,“我们为什么要上天?”用神舟飞船首任总设计师戚发轫近日在中国香港演讲时的话说,“没有天上的成就,在当今世界没有话语权”。
上天,关乎国运;入地、下海亦是同理。科技兴则民族兴,科技强则国家强。
同样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下海的中国..艘核潜艇也被命名为“长征一号”,从此开启了中国走向深蓝的征程。
其作始也简,其将毕也必巨。
2020年11月10日,由我国自主研发的载人潜水器“奋斗者”号坐底马里亚纳海沟,创造了10909米的中国载人深潜新纪录,这也是中国自主研制的潜水器..次把3名国人送达地球的“第四极”。
从站起来,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,国运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。
面对与发达国家的差距,要让中国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,一批又一批青年科技工作者站了出来,用自己的智慧和青春托举“国运”。嫦娥团队、神舟团队平均年龄是33岁,北斗团队平均年龄是35岁,天问一号团队有六成以上是35岁以下的青年……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前局长曾发出感慨,“中国航天.厉害的,不是它取得的像载人航天工程这样的巨大成就,而在于它所拥有的一大批年轻科学家和工程师”。
在巨人肩膀上的中国新一代科技工作者为了信仰、国家、人类,勇赴“无人区”上下求索,在没有路的地方蹚出路,甘作时代的铺路石,让后人走得更远——这种精神早已激荡在中国历史的长河,融入了一代代中华儿女的血脉。年轻人中流传一句话:苦不苦,想想红军两万五;累不累,学学革命老前辈。
担任“奋斗者”号全海深载人潜水器结构系统的副主任设计师严开祺,当时年仅33岁。为自主研制出适合“奋斗者”号的浮力材料,在.初两三年,他和团队做过上千次实验,而因实验失败所产生的废品堆起来像座小山。
在贵州深山,中国科学院大学天文学专业2014级博士生喻业钊,一年中有3个月驻扎在世界.大单口径的射电望远镜FAST基地。别人觉得在没有WiFi的深山里无聊、艰苦,喻业钊却独爱这里的宁静与自在,他在这里仰望星空,探寻脉冲星的踪迹。
本文转自人民网,如有侵权请告知本站删除。